=
愛拼才會贏
2022 Monaco Grand Prix
text & photos | Thomas Lam
edit | Henry Lau

紅牛選擇準確時機在使用輪胎上進行搏奕,讓佩雷斯在被雨勢擾亂的第七十九屆摩納哥大賽中獲勝。


綜觀

摩納哥以賭場和其狹窄曲折難以超越的街道賽道聞名。然而,濕滑的比賽為賭徒提供了冒險的機會,可以放手一搏看看得到勝利還是失敗。

由於賽道迅速乾燥,紅牛為選擇輪胎全數下注。他們早早召進佩雷斯,在第十七圈從全雨胎切換到中雨胎。法拉利在兩圈後做出回應,但為時已晚。他們拙劣的進站策略,使排頭位和領先比賽的陸克萊從可以輕鬆獲勝跌至第四位。

壓力

佩雷斯頂住了來自法拉利車手山斯越來越大的壓力,後者僅落後一秒多,韋斯塔本和陸克萊都在冠軍後三秒內完成比賽,分別獲得第三和第四名。

世界冠軍韋斯塔本整個週末都缺乏的速度,佩雷斯因此可以得到職業生涯第三個分站勝利,使他只落後韋斯塔本十五分,並鞏固了紅牛在車隊積分榜上的領先優勢。

喧囂的馬拉松

摩納哥的2022年大賽的頭條報導,並不足以揭示這場一級方程式世界錦標賽的喧囂、大雨和事故多出,包括兩次紅旗和由於比賽開始前的傾盆大雨造成的七十分鐘延誤。這導致比賽在原定的七十七圈中,跑至六十四圈後結束,因為比賽已用盡國際汽聯賽事規則中三小時最大時限。

最初比賽在安全車帶領開始,但兩圈後因雨越來越大而停止。也有人批評賽事主管兩度使用滾動式起步,而不是靜止式開跑,因為後者通常出現更多動作場面。

而且,這場長時間比賽結束後,國際汽聯要到當地晚上九時半,才能提供確認的最終賽果,因為法拉利在他們的權利範圍內提出上訴,抗議兩名紅牛車手在停站後未能遵守維修區出口規則。

排位賽

本賽季最重要的排位賽中,法拉利的陸克萊提高了練習時的速度,從而在他的家鄉大賽上獲得排頭位。這位佔主導地位的摩納哥車手以0.225秒的優勢領先隊友山斯。在第三階段排位賽還剩幾分鐘的時候,佩雷斯的撞車令每位車手的最後快圈都無法完成。

2022 摩納哥大賽

比賽在預定開始時間六十五分鐘後才開始,賽車在安全車後面出發,但兩圈後,因為雨越來越大,結果還沒有進入正式比賽圈之前就出現紅旗。

經過近七十分鐘的延遲,比賽最終以滾動起步方式重開,所有賽車都使用了國際汽聯規定的全雨胎。法拉利的陸克萊在一號彎牢牢控制著帶頭位置。

選項

其後雨停了,賽道漸變乾,關鍵是什麼時候換成中雨胎或乾地胎。隨著天空迅速放晴,法拉利有兩個明確的選擇來保護陸克萊的領先優勢。

其一是選擇是讓陸克萊繼續使用雨胎,直到賽道足夠乾燥時直接換乾地胎;其二是在賽道條件合適後立即從全雨胎切換到半雨胎,這個選擇就需要不久之後再停站換上乾地用輪胎。

佩雷斯在第十七圈提前從全雨胎換中雨胎,從而最終贏得勝利,比法拉利和領跑者陸克萊做同樣的事情早兩圈。

飛快速度

在那兩圈內,佩雷斯以極快的速度拉近與陸克萊的差距。當法拉利車手從進站後重新加入比賽時,他已在最難超車的賽道上落後於紅牛車手。

另一輛法拉利的山斯反對做出同樣的選擇。他堅持到第二十二圈進站,當時他直接將全雨胎換成乾胎。

不幸的是,法拉利還在同一站召進陸克萊,但又在最後關頭改變主意,突然要陸克萊保留在賽道上,可是這時陸克萊已經在最後一個彎駛進維修站通道。

心碎

無線電交流對陸克萊來說是令人心碎的。陸克萊的工程師先說:現在進站、現在進站、現在進站、現在進站、……”

當陸克萊在最後一彎前駛入維修區時,命令突變為:保持在外!保持在外!保持在外!

此時已經太遲了。陸克萊在維修站不得不在山斯身後等待,然後車隊才能裝上他的輪胎。以第四名重新加入在韋斯塔本之後,他的比賽已經輸了。

錯誤

陸克萊賽接受訪問時說:有時可能會發生錯誤,但今天總體上出現太多錯誤。

車隊在排位賽成功佔領起步的第一排,直到第一輪進站之前,兩台法拉利保持一二位,車隊無法為其最終結果找藉口。

五圈後,米克·舒麥加在第二十七圈發生了嚴重的撞車事故。他在泳池旁的賽道車尾失控打滑,前部撞到了外側障礙物,再轉身又撞回牆上。令人驚訝的是,他的哈斯賽車斷成兩段。即使不是一個巨大的撞擊,但結果看起來比估計更糟。

經過安全車帶領三圈後,比賽被暫停以修理防撞欄,導致又一次長時間延誤。當比賽第三次重新開始時,比起國際汽聯規定的最大比賽時限只剩下約四十分鐘。

控制

佩雷斯完美地控制重新滾動起步,但在進入第一彎時剎車大量鎖死了前胎。儘管他的輪胎開始磨損,但仍然處於領先地位。

在每個彎角,每一圈,佩雷斯都堅定向山斯、韋斯塔本和陸克萊發出訊息,表示他不會讓步。

還剩二十八分鐘時,佩雷斯再次創造最快圈速,領先山斯的優勢擴大到1.3秒,韋斯塔本現在領先陸克萊2.5秒。

極端困難

如果這是另一條賽道,前列賽車會竭盡全力尋找對手的弱點以得到超車機會。然而,考慮到在摩納哥超車的極端困難,那種超越的可能性從來沒有真正出現。

比賽就這樣結束了。

平治車隊羅素獲得第五名,麥拿侖車隊的諾里斯獲得第六,兼得比賽最快圈速。Alpine的艾朗素落後諾里斯三十四秒,獲得第七名。第八名落到沮喪的咸美頓身上,保達斯和維度爾分別獲得第九和第十名。

夢想

佩雷斯說:贏得摩納哥大賽,這是車手的夢想成真,當你進入一級方程式,當你來到摩納哥,當你第一次開賽車時,你總是夢想有一天能在這裡比賽或贏得冠軍。

所以,這真是不可思議,對我來說是如此重要的一天。我今天戴著Pedro Rodriguez塗裝的頭盔開車,我相信他會為我們在這項運動中取得的成就感到無比自豪。

反思

之後,陸克萊默默地反思了自己的命運變化。

陸克萊說:我們不能這樣做,尤其是我們現在所處的時刻,我們非常強大,我們需要把握這些機會。今場不是從第一落到第二;而是由第一變成第四,因為在第一個錯誤之後,我們又犯了另一個

我愛我的車隊,我認為我們會更強大地回來,但這賽果令人深受傷害。我認為第一個決定很明確就是非常錯誤的決定,從那一刻起,混亂就開始了

Up next /
Previousl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