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力以赴
2022 年 Emilia Romagna 大賽
translation | Thomas Lam
text | Richard Kelley
edit | Henry Lau

紅牛的韋斯塔本在乾濕交替的大賽中佔據主導地位,由於競爭對手陸克萊以一個代價高昂的錯誤,丟掉了他幾乎肯定到手的第三名,令韋斯塔本重振爭奪總冠軍的希望。


 

綜觀

韋斯塔本在伊莫拉賽場,再度回到具備競爭力的級別中。整個週末他的狀態都非常好,贏得了周六的短途衝刺賽,然後在周日的大賽中輕鬆獲勝,而且更獲得了最快圈速的加分。

法拉利的陸克萊在一次較晚的進站後,正全力準備超越韋斯塔本的隊友佩雷斯,爭取獲得第二名,但當他在Variante Alta減速彎上使用路肩過多並失去了控制,結果他的F1-75撞上了護牆,不過陸克萊仍能進站換上新的輪胎和前翼後恢復比賽。

然而,陸克萊立即意識到,他將失去由於紅牛在賽季初的可靠性不佳,令他可以賺取的積分優勢。

諾里斯獲得第三

陸克萊不得不進站換新的前翼和新輪胎,出站後跌至第九位。他努力追趕到第六名。而他的錯誤也讓麥拿侖登上了今年的第一個領獎台,諾里斯在紅牛之後獲得了第三名。

陸克萊的失誤讓韋斯塔本將兩人的差距從四十五分減少到二十七分,韋斯塔本亦從積分榜的第五位上升到第二位。

羅素努力推進

羅素在整個週末都在苦苦掙扎後,於最後幾圈擊敗愛快羅密歐的保達斯,為平治挽回一席第四名。陸克萊在進站後超越角田裕毅、維度爾和麥路臣,以第六名完賽。史杜爾拿下最後一分。目前飽受折磨的咸美頓為平治只得第十三名。

衝刺賽的變化

週六的二十一圈短途賽引入了新的積分系統。上賽季的積分為前三名依序提供了三分、兩分和一分。

2022賽季,得分區已擴大到前八名,為遠離前列的車手創造更具競爭力的比賽。從現在開始,獲勝者將獲得八分,其後七位得分按名次相隔一分遞減。

賽場內各車手有很多競爭,韋斯塔本在倒數第二圈超越陸克萊,證明了自己的有力獲勝。頭位起步的韋斯塔本再次在熄燈時起步緩慢,但隨後在接下來的十八圈中,他在發動進攻之前一直在與他的對手糾纏不休。

韋斯塔本的勝利帶來了八分,儘管這幾乎沒有讓陸克萊喪失在總積分榜上領先優勢,因為他獲得了第二名亦得到七個積分。

比賽日下午將展現完全不同的情節。

2022 年 Emilia Romagna 大賽

開賽前幾個小時的傾盆大雨使賽道被水覆蓋,這意味著每位車手都使用中性水胎出發。

紅牛車隊在熄燈時奮力出擊,韋斯塔本以領先地位跑出,而佩雷斯在出發後五十米內超越陸克萊獲得第二名。陸克萊更落後於諾里斯。

法拉利車隊這個比賽下午變得更糟,因為山斯在第四位起跑,被列卡度的麥拿侖在第一個彎道撞上。山斯的 F1-75立即衝入在礫石中擱淺並退賽。

短暫的安全車時間讓車群在第五圈重新開始,但韋斯塔本輕鬆保持領先,諾里斯仍然排名第三,不過時間不長。

陸克萊展開攻勢

陸克萊在第八圈利用遲剎車超越了諾里斯,追上第三名,並開始指向佩雷斯,後者已經落後韋斯塔本七秒。麥路臣輕鬆地將羅素的平治車隊排在第六位。

到了第十五圈,陸克萊幾乎在佩雷斯的DRS範圍內,但由於賽事主管還沒有准許使用DRS,所以沒有成功超前。

然而,隨著行車線的迅速乾燥,車隊很快就會面臨決定是否進站把中性雨胎換上乾地胎,因為國際汽聯預測在開賽後約二十分鐘還會下雨。

列卡度在第十七圈下定決心。他已經從與山斯的第一圈事故中恢復過來,並且是第一個使用乾胎的車手。他立即開始跑出了最快圈速。

混沌爆發

到第十九圈,韋斯塔本以6.9秒的優勢領先佩雷斯,陸克萊位居第三,僅落後佩雷斯一秒。韋斯塔本在下一圈更換輪胎暫時放棄領先地位,陸克萊緊隨其後。混亂接踵而至,幾乎所有車手都跟著他們換胎。

韋斯塔本其後輕鬆保持領先,在佩雷斯前方一秒。片刻之後,陸克萊在換胎後稍先於佩雷斯,不過後者旋即奪回位置。

平治的咸美頓一直受制於賽車的海豚跳,而且在輪胎升溫方面苦苦掙扎,甚至輸給威廉士的艾邦。

韋斯塔本領先佩雷斯七秒。當法拉利的陸克萊提升速度時,他落後於佩雷斯的紅牛1.5秒。

到第四十五圈,陸克萊本可以穩居第三名。看到難以威脅佩雷斯,如果是另一位車手,可能寧願就此跑到終點,憑藉他在積分榜上的優勢,陸克萊不會感到太沮喪。

陸克萊的決心

但是,這樣屈服不是2022年版本的陸克萊。

第四十九圈,陸克萊衝進維修站換上軟胎,讓紅牛在為最快圈速爭取加分的同時承受著壓力。陸克萊重新進場時位處諾里斯身後,準備奪回那個位置。

佩雷斯在一圈後亦進站,韋斯塔本在第五十一圈緊隨其後。他冒著勝利的危險做了一個較慢的停站,但他仍重新領先,準備從現在越跑越快的陸克萊手中搶走最快圈速。

陸克萊在第五十二圈時正好在佩雷斯的後面。儘管目前他已經創造了最快圈速,但他通過無線電告訴車隊他應該換裝中性胎。

另一方面,韋斯塔本似乎準備為最後幾圈的爭奪戰增加電池電量。令人驚訝的是,戰鬥沒有出現。

在第五十四圈,陸克萊在Variante Alta減速彎道的入口處跑上過多路肩,在空中彈起並滑入了護牆。他被迫進站再返回比賽,最後孤獨地以第六名完成。

失手

後來被問及他的失手時,陸克萊沒有抵賴。他說:我全力以赴,可惜最後超出了極限,

對不起車隊和所有支持我們的法拉利車迷。我最終沒有得到第三,而是第六。但我們下一站會變得更強大。

每個人都認同紅牛在這方面做得更好。所以我們一定會回顧並分析為什麼我們不能做得這麼好。

叮噹馬頭

紅牛領隊漢拿認為,今年他們與法拉利的比賽將繼續是叮噹馬頭,由於所涉及的優勢微乎其微,所以賽果將來回搖擺不定。

漢拿說:法拉利有一輛很好的車,他們有很優秀的車手,

他們在這場比賽中運氣不佳。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們將在兩週後變得超級有競爭力。我認為整個賽季都會如此。

我們將在邁阿密再會。

Up next /
Previousl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