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難以捉摸
2019俄羅斯格蘭披治大賽
text | Richard Kelley
Photo | Cherry Fan
Translation | Thomas Lam
Edit | Henry Lau

雖然咸美頓在俄羅斯站為平治車隊奪得今年八月初以來首個分站冠軍,但相比起來新近強勢的法拉利車隊在本站的表現更成為焦點所在,因為維度爾在公開無線電通訊中反抗車隊的比賽策略。


 

概觀

鑑於陸克萊在週末的速度以及他那兩個強勁排位賽快圈,法拉利要贏得俄羅斯站比賽,所要做的一切就是在起步後保持陸克萊和維度爾的領先地位,並了解平治雙雄咸美頓和保達斯的任何舉動。

為了確保車隊在今個賽季後半段繼續保持出人意料的強勢,法拉利要求他們的車手在俄羅斯站起步後一段很長路程(直到第二彎)中要互相保護。

根據命令,排在第三的維度爾要阻止排第二的咸美頓。陸克萊將利用讓他的尾流令隊友受益,使維度爾帶頭阻止平治的衝刺。當平治被排除在後方,維度爾就把比賽的領先位置歸還給陸克萊。

但這樣的要求似乎太複雜了,真是令人難以捉摸。

由於維度爾選擇無視法拉利車隊的賽前決定,法拉利在比賽開始不久就出了鬧劇。因為當維度爾獲得了比賽的控制權,他拒絕讓位給陸克萊。

不幸的是,法拉利車隊的無線電通訊一次又一次地公開播放了隊中的爭吵。最終,維度爾的SF90賽車在比賽中段因動力故障,令車隊指令無法實行。

儘管如此,維度爾的賽車故障也啟動了虛擬安全車狀態。在一級方程式中,維度爾引發了的新局勢,完全改變了比賽的勝負之機,平治從中獲得生機。

咸美頓利用虛擬安全車狀態下進站,並且能夠在陸克萊之前重新回到賽道,而陸克萊較早前已經進站換胎,並在隊友的退賽前之前形勢大好。

法拉利隨後在安全車出動時,犧牲了第二名的位置給平治的保達斯,搏取陸克萊能追上獲勝,可是最終平治仍贏得了一次連贏冠亞軍的勝利,陸克萊只得第三。

韋斯塔本領先紅牛新秀隊友艾邦,獲得第四名,後者從維修區起步,奮力追回第五名。麥拿侖的山斯獲得第六,他曾在比賽開始時排名第四,領先於第七名的佩雷斯,第八名也是麥拿侖的諾里斯,第九名是哈斯的麥路臣和第十名屬於雷諾的侯根堡。

排位賽

陸克萊在俄羅斯索契賽道排位賽中,奪得了他本人和法拉利連續第四場排頭位。自2000年舒麥加(當時陸克萊只有三歲)以來,這是首次有法拉利車手能夠連續四場以頭位起步。

陸克萊在排位賽的第三節,跑出足夠快的兩圈以取得頭位,他的1:31.628″優勢,比平治車手咸美頓快0.402秒,後者在傾盡全力的最後一圈將兩台法拉利賽車分開。陸克萊掌控大局,他在賽道的第一個計時部份已經領先咸美頓近半秒。

維度爾在的第一輪快圈之後排在第二位,但在經第二輪慢了0.082秒,不得不接受第三位的排名,圈速比咸美頓慢0.023秒。紅牛車手韋斯塔本在排位賽初期顯示了潛在的頭位速度,但最終排名第四,圈速落後0.682秒。由於在週五練習前已裝上了新的本田動力單元,他被罰退五位,最終排在第九名起步。

2019俄羅斯大賽

陸克萊從頭位起步,因為他知道法拉利已經下令兩位車手在首圈直撲二號彎的長距離直路中不要互鬥。排在第三位的維度爾進行了一次完美的起跑,一下超越了咸美頓,並排在陸克萊後面,借助隊友賽車的尾流,他在2號彎內側取得了無可挑戰的領先優勢。

陸克萊並沒有展開規避,因為法拉利管理層告訴他,通過幫助維度爾在二號彎前提供乾淨的位置,可以壓制咸美頓和保達斯避免其挑戰領先優勢,法拉利將下令維度爾把頭位讓回給陸克萊。

確實,從第三圈到第五圈,儘管在早期因哥桑,祖雲拿斯和域卡度的碰撞而出動安全車下減慢了速度,法拉利告訴陸克萊他會在下一圈重新取得領先。

但是,當維度爾收到消息時,他回答:無論如何,我還是會讓他的,等我們再用多兩圈拋離第三位的咸美頓,讓我知道。

一週前法拉利的策略令維度爾在新加坡獲勝,使陸克萊被激怒了,這次是維度爾無視要讓位給陸克萊的命令。

法拉利現在並非不能遏制平治二人組的攻勢,而是要必須化解陸克萊和維度爾之間的緊張關係,陸克萊認為他應該按照賽前協議,被允許回到領先地位,但維度爾認為他目前的速度足以保持領先。

維度爾在前方擁有乾淨的空氣中奔跑,到第十七圈時與隊友之間的差距為四秒,而陸克萊領先咸美頓的差距為2.9秒。

法拉利的解決方案是在第二十二圈召陸克萊進站,以獲得一套新的中性配方輪胎。而維度爾就保持在賽道上用磨損的輪胎多跑數圈,這樣陸克萊能夠用新胎速度追上距離,並在維度爾最終進站時重奪領先位置。

隨著陸克萊跑出最快圈速,法拉利在第二十六圈將維度爾召入。當維度爾重新回到賽道時,陸克萊取得領先。

在這場混亂的比賽中,咸美頓仍然使用起步時搭載的中性胎,他沒有及得上陸克萊的速度,但可以比法拉利留在賽道上更長的時間。平治的押注是,在法拉利停站後出現安全車或虛擬安全車狀態(這情況經常發生在索契過去比賽的歷史中),將使咸美頓有機會賺取不耗時的入站,然後在出站時超越陸克萊。

在第二十八圈,平治如願以償。當咸美頓仍用舊中性胎暫居第一位時,維度爾報告說他的能量回收系統MGU-K失靈,行至接近十五號彎時,車隊告訴維度爾要停車,這樣令賽會啟動了虛擬安全車狀態。

咸美頓和保達斯立即進站,陸克萊正以減速行車,平治二人組換上軟胎,並在第一和第三名重新加入比賽。

再過一圈,威廉士車隊的羅素在賽道上遇到剎車故障,撞上護牆中,賽會出動安全車。

隨後,法拉利選擇讓陸克萊從第二位再進站,讓他換上較新的軟胎,直到比賽結束,但這樣做令年輕的法拉利新秀輸掉一個名次給保達斯。

比賽在第三十二圈重新開始,保達斯成功阻止了陸克萊的前進,因此,剩下的二十圈成為一場悶戰。

這使咸美頓得以在難以置信的情況下,贏得他在一級方程式上的第八十二場勝利,並且在剩下的五站比賽中,將他領先於隊友保達斯的積分優勢擴大到七十二分。

Previousl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