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贏得輕鬆
2020年比利時大賽
Text & Photos | Richard Kelley
edit | Henry Lau

咸美頓在2020年比利時大賽上輕易贏得冠軍,這是一級方程式標誌性的七公里長,起伏不平的賽道,位於ARDENNES森林深處。


綜觀

咸美頓以驚人的成績,刷新了他一級方程式職業生涯第九十三次排頭位出賽,在比賽中他領先每一圈贏得了本賽季的第五次分站冠軍,也是個人歷來的第八十九場勝利。現在,咸美頓比韋斯塔本領先四十七分,正邁向平紀錄的第七次世界冠軍。

保達斯落後隊友8.4秒得第二,紅牛車手韋斯塔本則登上領獎台的第三位。這是本賽季自第二站以來,保達斯第一次擊敗韋斯塔本。

列卡度用他的具競爭力雷諾賽車獲得第四名,領先於隊友奧干,紅牛的艾邦排名第六,麥拿侖車手諾里斯排名第七。加斯利以第八名把他的Alpha Tauri賽車帶回終點,而賽點車隊的史杜爾和佩雷斯則獲得了最後兩個得分的位置。

值得慶幸的是,在愛快·羅密歐車隊的意大利車手祖雲拿斯的賽車打滑失控撞上護欄後,飛脱的車輪衝向尾隨而來的威廉士賽車,但英國車手羅素卻奇蹟般未有受傷。

不幸的是,法拉利車隊經歷了近年來最令人沮喪的周末之一,維度爾和陸克萊只分別排在第十三位和第十四位完賽。

排位賽

平治車隊抵達斯帕時有了新的空氣動力套件,目的是消除對輪胎造成壓力的巨大下壓力,這令他們更無敵手。

咸美頓的賽車安裝了經過修改的底板,破風板和側翼/導流葉片後,以141.252秒的圈速,擺脫隊友保達斯在半秒之外。此外,這比他的去年排位第三名的圈速快兩秒,比陸克萊的法拉利2019頭位圈速快1.3秒。

韋斯塔本再次排在第三名,他的前紅牛隊友列卡度開著煥發活力的雷諾名列第四。紅牛車手艾邦排名第五,而雷諾的奧干則排名第六。

相比之下,法拉利車隊在現有的動力裝置下,沒有開發新引擎和燃油計量系統,只對其空氣動力套件進行了改良。

兩輛法拉利賽車都進入排位賽的第二階段。去年在這裡獲得頭位和冠軍的陸克萊排名第十三位,領先隊友維度爾一個位置。

2020年比利時大賽

麥拿侖車隊的山斯在開賽前的出場圈後,把賽車駛回車庫,車身下方噴出一團白煙和液體。由於麥拿侖已沒有時間修復損壞,山斯的比賽未開始便結束。

咸美頓從頭位起跑,他很清楚他將在開賽首圈時面臨最嚴重的威脅,因為從一號彎一直到達LES COMBES彎前是長時間的全油門加速,後面的賽車可以利用咸美頓的尾流提升速度加以追趕。

熄燈起跑時,咸美頓在短時間內將保達斯壓在後面,然後繼續阻止隊友加速和進攻。

咸美頓保持領先優勢進入第一彎,列卡度試圖繞過韋斯塔本的外圍,但未能超前。他和韋斯塔本都在KEMMEL直路上分享了巨大的尾流牽引,列卡度希望在入彎時闖進內彎,但韋斯塔本頑強地關上大門,仍然保住排第三位。

提升力量

保達斯通過無線電向他的比賽工程師,要求提升引擎動力模式來追趕咸美頓,但平治並不同意。

保達斯在無線電通話中說我們可以加大輸出,不是嗎?。他的賽車工程師MUSCONI回答說:我們能做,但我們同意不使用這個來對抗隊友。

保達斯表示我從未聽說過,。保達斯無法在政策上挑戰咸美頓,因此轉為一個穩定的節奏。

在前列賽車的後面,佩雷斯和加斯利沿途埋身激戰,而加斯利出色地超越了佩雷斯。隨後,他又在直道上越過了陸克萊,佩雷斯在第四圈也同樣超越了陸克萊。那時,保達斯已經在咸美頓後面一秒外,退出了使用DRS的範圍。

在第五圈時,韋斯塔本落後保達斯2.3秒,並且領先於列卡度。結果他在整場比賽中都保持這種停滯狀態

陸克萊在進入了第七圈的一號彎時鎖死了他的軟胎,並在直道中途約一半的位置被基亞特越過。同時,加斯利位居第八,使用硬胎的速度越來越快。

第九圈,保達斯落後咸美頓1.6秒,而韋斯塔本再在3.5秒後面。列卡度距離韋斯塔本達七秒鐘,艾邦則正在追逐兩台雷諾。

祖雲拿斯大撞時刻

在第十圈時,祖雲拿斯在FAGNES減速彎的出口前高速失控,他的愛快·羅密歐賽車撞向護牆。後面緊隨而至的羅素閃避,但仍不能避過從祖雲拿斯賽車彈脱的左後輪和懸掛部件。

羅素撞車後搖搖欲墜的在無線電中向車隊報告:伙計們,我避無可避。

安全車隨即出動,賽車一窩蜂地進站,然後重新排序。平治選擇將咸美頓和保達斯兩車同圈入站,為他們作出一停的僅有換胎。保達斯出站時幾乎輸給韋斯塔本,但最終保持領先。加斯利使用硬胎繼續在賽道上,因此上升至第四。佩雷斯是另一個留在外面的人,落後於加斯利,隨後是列卡度,艾邦和奧干。

咸美頓控制大局

比賽在十四圈重新開始,咸美頓帶離保達斯。列卡度也在趨前,到十七圈時,他已超越佩雷斯拿到第五。艾邦在最後的減速彎也乘機越過佩雷斯獲得第六。佩雷斯在第十八圈進站換胎。在比賽的其餘時間裡,他全力追趕,到三十三圈時,他又回到了前十名的得分區內。

在第二十一圈時,列卡度使用DRS超過加斯利進佔第四,奧干也在二十六圈超越加斯利。

此時,比利時站大賽已大局既定。

咸美頓輕鬆地名列前茅,比保達斯領先3.9秒。到三十四圈時,他的領先優勢已有五秒,而韋斯塔本則以五秒半落後保達斯。最後咸美頓領先保達斯8.4秒衝過終點。

儘管處於控制大局,但咸美頓在比賽末段還是擔心自己的輪胎狀態。

咸美頓賽後表示,這有點掙扎。我很緊張,我們可能會遇到像銀石一樣的爆胎場面,所以我一直小心照顧輪胎。

聽起來咸美頓需要在本週的意大利大賽前,進行一次水療護理放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