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izzling in Singapore
一級方程式新加玻站2018
text | Richard Kelley
Translation | Thomas Lam
Photos | Conrad Yu
Edit | Henry Lau
design | Answer Chui

咸美頓在新加坡站的勝利,
使他在過去五站中得到第四個冠軍獎盃。


綜觀

新加坡站本來是法拉利的維度爾奪標大好機會,把積分榜上落後30分拉近至23分,然而結果卻是平治的咸美頓以排頭位起步贏得職業生涯第69個分站冠軍,繼上站意大利後連續勝出,今年累計七次奪標,他以8.961秒之差壓倒第二名的韋斯塔本,和維度爾一樣在新加坡濱海灣賽道已贏出四次,維度爾在比賽尾段要被迫照顧輪胎,只能屈居第三。

計算咸美頓和維度爾在本站的得分後,前者的領先優勢已擴大至40分。

賽季還有六站,咸美頓可說形勢大好,維度爾必須在尚餘的六場比賽全勝,才有機會重奪今年的世界冠軍,法拉利亦要在兩週後的俄羅斯站前做深入研究,為何他們在新加坡會失去應有的速度。

在過去三季的其中兩季,法拉利通常在新加坡都有一台更快的賽車,到了今季,法拉利賽車不但更快,也有更強的適應性,雖然近數戰中維度爾只在斯帕勝出,反而咸美頓就贏了好幾站,但外界一般認為SF71H可以更適合新加坡賽道,令車隊能夠搶回一些在德國和意大利失去的積分。

的確,從周五到周六的練習中,可見法拉利和紅牛應該是爭奪排頭位的大熱門,然而咸美頓在排位賽第三階段造出一個神一般的完美快圈,從韋斯塔本和維度爾手上搶去頭位,再者,他又能掌握率先進入第一彎,並一直控制了比賽節奏,逼使法拉利要改變策略,希望突破咸美頓的領先狀態。

可是就以法拉利的速度而言,註定他們的計劃未能實現,即使維度爾在開賽之初超越了韋斯塔本,準備挑戰咸美頓,不過入站安排失利,使維度爾再度落在韋斯塔本之後,法拉利在13圈率先召入維度爾,換上極軟胎,這級輪胎令維度爾要苦苦支撐到完場,很快失去攻擊力,咸美頓則在一圈後亦進站,換上配方較硬的軟胎,更安全和穩定地跑至完場,結果,他一直控制局面贏得比賽。

新加坡大賽戰情

開賽後,咸美頓一馬當先進入第一彎,維度爾在直路超越了韋斯塔本進佔第二。

在13至14圈之間,維度爾和咸美頓先後進站,韋斯塔本得以升上首位,雖然他的引擎動力存在一點問題,但也跑得夠快,令他進站後出來時正好在維度爾之前,這也是由於維度爾在賽道上被仍未進站的佩雷斯擋住了,令韋斯塔本在換上軟胎後出站剛剛壓制了維度爾的法拉利。

在前面,咸美頓整場比賽的唯一危機在38圈時,他正要把落後一圈的威廉士車手史諾根超越,卻被哥桑擋在前面,令咸美頓的圈速驟減五秒之多,好不容易才令兩位落後車手在裁判藍旗下讓路,但韋斯塔本已追到其後,然而荷蘭車手決定與其冒險嘗試超車,不如穩定地保住一席亞軍。

此後咸美頓逐漸拉開距離,終以超過八秒率先衝線,同樣被阻的保達斯和後面的拉高倫整場比賽都是平靜地跑,他們得到第四和第五,列卡度就以第六完賽。

中游車隊以艾朗素的第七名成績最佳,他也是前六名外唯一未被套圈的車手,山士得第八,第九是勒克萊爾,最後一位能得分的是侯根堡,而最後換上最軟胎的麥路臣為他得到首個比賽最快圈速紀錄。

後記

永遠的鬥士

艾朗素雖然在麥拿侖並不得意,但他今站以第七完賽,比起十一位的起步超前了四位,而且是平治、法拉利和紅牛三隊以外,唯一跑足圈數的車手。

又撞在一起

印度力量兩位車手佩雷斯和奧干於2017年的賽季多次有爭奪位置衝突,結果互撞令車隊痛失積分,後來車隊下令他們不可互撞,但今場比賽甫開始,佩雷斯在首圈第三彎就把奧干撞得退賽,打破了車隊的指令,印度力量如今要為奧干趕製一台新車,並重申不可互撞的交戰守則。

如果這麼那樣

韋斯塔本的紅牛賽車,從排位賽到比賽一直有引擎問題,即使如此他也以第二完賽,假如他擁有一台健康的引擎,相信就會毫不畏懼地上前挑戰咸美頓,那麼就有好戲看了。

還有希望嗎

維度爾先後在德國、意大利、法國、巴庫,以至新加坡等賽站出現各式各樣的錯誤,令他損失了差不多60分,現在所餘的時間已不多,要擊敗咸美頓爭取第五個世界冠軍,他必須走出迷霧全力已赴,拿出最佳的表現,才有可能戰勝如日方中的咸美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