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殺氣騰騰
英國站大賽
Text & Photos | Thomas Lam
Edit | Henry Lau

咸美頓在將錦標賽積分領先者韋斯塔本推向護欄後,奪得了他職業生涯的第八次英國站冠軍。


綜觀

超過十四萬名英國車迷頂住了銀石賽道炎炎夏日的酷熱,為咸美頓在英國大賽上取得歷史性的第八次勝利歡呼,這要歸功於咸美頓與競爭對手韋斯塔本的爭議性碰撞。

咸美頓似乎因為在短途賽不敵韋斯塔本,因此錯過正賽排頭位而感到困擾。他使出了職業生涯中最兇猛的超車,在 Copse彎碰上韋斯塔本賽車的右後方,令RB16B成為一台撞得支離破碎的殘骸,韋斯塔本在身受51G的撞擊力後感到身體搖晃暈眩。

咸美頓被賽會仲裁判罰停十秒。然後,他發動了反擊行動,追趕陸克萊的法拉利。還剩兩圈時,咸美頓對陸克萊採用了相同位置的超車(這次是沒發生碰撞),最終以3.87秒的優勢取得勝利,咸美頓的隊友保達斯獲得第三名。

咸美頓自五月九日以來的首場勝利意味著他在前往夏休前最後一站的匈牙利大賽時,由於紅牛車手韋斯塔本戲劇性退出後僅落後七分。

獲得第四和第五名的是麥拿侖車隊的諾里斯和列卡度的堅韌二人組。法拉利的山斯獲得第六名,領先於Alpine車隊飆升中的艾朗素。史杜爾(阿士頓馬田)位列第八,其次是奧干(Alpine) 和角田裕毅 (AlphaTauri)

短途衝刺賽

英國站使用一百公里的衝刺賽(傳統大賽的三分一距離)來決定起跑排位。在晴朗的藍天下,在超過十萬名球迷面前,咸美頓對榮耀的爭奪在起步後幾碼內結束,因為他起跑時顯得毫不俐落。

韋斯塔本的紅牛突襲,起步後並排前進並在Abbey右彎之前超過咸美頓。結果咸美頓落後韋斯塔本1.2秒過終點,平治隊友保達斯獲得第三名。

紅牛本賽季對他們的RB16B的空氣動力學和引擎進行升級,獲得了直線速度和足夠的操控性,令咸美頓只能跟在韋斯塔本後面的氣流。

講事實

值得注意的是,短途比賽揭示了平治的弱點沒有改善。

咸美頓在還剩六圈時通過無線電向車隊喊道我盡全力了,我們有沒有更多的馬力?

咸美頓的賽車工程師Peter Bonnington回答道:等等,我們正在研究這個

咸美頓必須有對應辦法。他顯然是在周日下午在Copse彎找到方法。

英國站大賽

激烈戰鬥直接在起跑後開始,咸美頓與韋斯塔本並肩進入一號彎,當紅牛走在外彎時,兩車幾乎接觸到。在追擊了韋斯塔本幾個彎後,咸美頓在直道上跑得很好,並擠壓了韋斯塔本,兩人相距幾毫米。儘管如此,韋斯塔本再次佔據了內線。

咸美頓重新定位,從他想要的Luffield加速出彎,然後借前車尾流衝向Copse。當韋斯塔本壓向右方時,咸美頓跑得更貼,靠向舊維修區牆旁邊作為內線。但就在他把賽車拉到並排時,他不得不鬆油嘗試入彎。

重重撞擊

韋斯塔本也沒有在外線讓步,結果咸美頓的左前輪撞到了紅牛的右後輪,導致RB16B51G的撞擊力撞上賽道的防護輪胎牆。

在他們身後,陸克萊已經從發車的第四位超越了保達斯。他在Copse出口處越過咸美頓取得領先,然後賽會出示紅旗暫停比賽以維修輪胎牆。

韋斯塔本撞車後明顯渾身顫抖和疼痛,小心翼翼地走向救護車,他說話時幾乎無法將兩個詞串在一起。

機會

在紅旗期間被問及碰撞的情況時,咸美頓說:正如你昨天看到的那樣,一旦他出彎,速度就太快了,所以當機會來臨時,我必須抓住它,我們在這裡就是要比賽。

紅牛領隊漢拿在給國際汽聯賽事總監馬西的一段熱傳的無線電信息中說:在那個彎位,咸美頓從來沒有靠近過,每一個駕駛過這條賽道的車手都知道,你不會在Copse靠近內側,這是一個巨大的事故。這個彎百份百屬於韋斯塔本。就我而言,意外完全歸咎於咸美頓,他本來就不應該處於那個位置。

重新開始

陸克萊以頭位與咸美頓一起從第一排重新開賽。咸美頓最好的選擇是超越法拉利並增加領先優勢以抵消任何處罰。在比賽恢復後不久,賽會確定處罰為停十秒,可以在咸美頓入站期間進行。

令人驚訝的是,法拉利竟然能夠迅速拉開距離,在不需要防守的情況下削弱了咸美頓的威脅。加入混戰的是具備速度的諾里斯,這位麥拿侖車手在第二次起步時超越了保達斯,並且不受追迫。

隨著陸克萊領先超過兩秒,他似乎已經準備好取得勝利,但是當他的動力裝置開始間歇性失去馬力時,這種緩衝就消失了。

陸克萊賽後說:我真的每一圈都在堅持,我不認為有哪一圈我犯了大錯,由於引擎出現問題,我很擔心我的比賽已經結束,我要在方向盤上更改了很多模式,但我認為我們非常非常好地處理了這種情況。

陸克萊解決動力問題後,咸美頓在第二十七圈首先換胎和服刑共花了14.2秒時,陸克萊沒有作出相應策略反應,法拉利可以稍微延長他們的首節比賽圈數並節省輪胎,這意味著陸克萊在換胎後新胎有兩圈的優勢,而咸美頓落後於諾里斯跌至第四。

咸美頓在第三十一圈超過諾里斯進佔第三,平治隨後命令保達斯讓隊友超前。咸美頓開始有條不紊地追趕陸克萊,在還剩四圈時將差距縮窄到1.5秒。

比賽到第五十圈,咸美頓在通過Copse時將他的平治駛在陸克萊的法拉利內側,陸克萊的賽車向外跑偏了,咸美頓贏得了他的第九十九場勝利。

Up next /
Previousl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