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雨中狂想曲
2020 Turkish Grand Prix
Text & Photos | Richard Kelley
Edit | Henry Lau

在伊斯坦布爾公園舉行的2020年土耳其大賽,咸美頓駕駛他的平治在濕滑和亂局中從後趕上勝出。


綜觀

整個週末的伊斯坦布爾公園賽道都是充滿雨水和不斷變化的路面情況下,咸美頓其實一直不指望他的平治具備競爭條件。

取而代之的是,這位一級方程式大賽史上最出色的車手,在五十八圈中的五十圈中運用了他超凡脫俗的駕駛技巧,以一套半雨胎用自己的方式回到前列。咸美頓在2020年度賽季已進行的十四輪比賽中得到第十場勝利,是他的第九十四場分站冠軍,以及在舒麥加獲得七冠後的5922天,咸美頓得到與之相同成就的七屆世界冠軍。

驚喜登台

幾乎與咸美頓表現相當的是賽點車隊的佩雷斯,落後31.6秒得亞軍。佩雷斯從第三位起步,在隊友史杜爾失去領先位置後,發揮了一場出色的比賽。同樣令人震驚的是第三名的維度爾,儘管場地情況很惡劣,他的法拉利賽車仍然跑得暢順自如。當陸克萊在最後一圈意圖進攻佩雷斯失敗後,維度爾乘機超越登上領獎台。

排位賽

自2011年以來,一級方程式首度重回伊斯坦布爾公園賽道,韋斯塔本的紅牛RB16在整個週末令人留下了深刻印象。重新舖設的賽道加上持續的濕滑環境,韋斯塔本仍在三節練習,連同首兩階段的排位賽有最佳成績,看來他已準備好獲得一級方程式職業生涯的第三個排頭位,但是賽點車隊還有另一個想法。

在第三階段排位賽,賽點車隊突破地使用了跑得更快的半雨胎,史杜爾和佩雷斯都獲得成功。紅牛做出了反應,命令韋斯塔本放棄他的快圈,馬上進站從全雨胎換成半雨胎。

可惜的是,他的紅牛在半雨胎設定上無法達到史杜爾的速度。史杜爾獲得了職業生涯首個排頭位,成為自韋倫諾夫以來二十三年後第一位排頭位的加拿大車手。韋斯塔本獲得第二名,但他並不滿意。

震驚的表現

史杜爾的頭位被認為是近年來一級方程式賽車最大的翻盤之一。

在這個受新冠肺炎疫情困擾的賽季,史杜爾結束了每一站平治都從頭位起步的局面。史杜爾自從意大利站登上領獎台後就沒有得分。然後,他又確診新冠肺炎,錯過了德國站的比賽。從那時起,他幾乎好像可有可無的。

佩雷斯的另一台賽點排第三,其後是艾邦的紅牛。雷諾車隊的列卡度排名第五,緊隨的是咸美頓排名第六,他的平治賽車無論使用全雨胎或半雨胎都無法適應,使咸美頓比史杜爾慢4.7秒。

保達斯奮戰

咸美頓的隊友保達斯,在數學上是仍可爭奪冠軍的唯一車手,他排在第九位。

法拉利的維度爾和陸克萊雙雙失利,他們都在第二階段被淘汰,分別排十二和十四位,他們將在比賽當天困難重重。

2020年土耳其大賽

熄燈起步時,史杜爾的第一場頭位起步,從寒冷潮濕的伊斯坦布爾賽道開始得很順利。韋斯塔本就不一樣,他的紅牛起步時幾乎跑不動,在他的身後造成了混亂,佩雷斯,咸美頓和艾邦都乘機超越而去。

第二圈,韋斯塔本恢復了抓地力和動力,進入了第四位,緊隨維度爾後面,維度爾表現出眾,從十一位上升至第三。在他們後面,列卡度和奧干在第一個彎道相撞,奧干再撞上保達斯。

在第五圈時,史杜爾以6.4秒領先佩雷斯,隨後8.6秒是維度爾。賽點賽車的輪胎表現如有神助,其他賽車都比不上。

咸美頓的決定

第九圈,咸美頓說他的輪胎還不錯,但半雨胎是正確的選擇,因此他進站換了半雨胎,看來似乎更快,不過當時還沒有表現出來。

隨著韋斯塔本加快步伐,領先的史杜爾也換了新的半雨胎。他回到賽道時位居第四,佩雷斯,韋斯塔本和艾邦排在前三名。兩圈之後輪到佩雷斯了,韋斯塔本等到第十二圈才進站。

第十六圈時,史杜爾以8.2秒領先佩雷斯,韋斯塔本緊追不捨。兩圈後,太急躁的韋斯塔本試圖在進入十二號彎的直道上超越佩雷斯失敗。他打滑後進站更換磨損了的輪胎,損失時間並下降到第八。 保達斯在第二十圈時又一次掉頭,跌至第十七位。

到第三十五圈時,史杜爾的領先優勢減少,而咸美頓用他那套已跑了二十六圈的半雨胎追近佩雷斯。

史杜爾失去領先

史杜爾在第三十七圈時再度進站,讓佩雷斯得以領先。但咸美頓迅速在十二號彎外側超越佩雷斯升上第一。四十圈時,咸美頓以7.8秒領先佩雷斯。這時咸美頓每圈比前段領先者史杜爾快六秒。而史杜爾卻無法讓他的新胎達到先前的表現。在一番輪轉中,陸克萊和維度爾將他們的法拉利賽車提升到第四和第五。

還剩十圈,咸美頓已領先佩雷斯十九秒,最後幾圈可能出現的大雨威脅已經消失。但是,賽道的情況不利韋斯塔本。他在第五十一圈在九號彎打轉,跌至第七位。陸克萊和維度爾現在是第三和第四。

勇氣可嘉

在最後一圈,陸克萊在第十二號彎抓住並超越佩雷斯取得第二名,但隨後卻因為煞車鎖死輪胎,迫使他偏離賽道。維度爾越過成為第三,這是他自2019年墨西哥站以來的首次重上領獎台。勇氣可嘉的陸克萊在山斯前面排名令人沮喪的第四。韋斯塔本在艾邦之前排名第六,諾里斯排名第八。史杜爾跌至第9位,稍先於第十的列卡度。

維度爾曾經是一級方程式的“金童”,但現在已經是咸美頓王朝。維度爾回到停車區後,是第一個恭賀咸美頓的車手,這是兩人惺惺相惜的美好時刻。

“我告訴他,這對我們來說很特別,因為我們可以目睹今天創造了歷史。”

維度爾

兩人都是車手中的冠軍。

Previousl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