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穆傑羅亂局
2020年托斯卡大賽
Text & Photos | Richard Kelley
Edit | Henry Lau

咸美頓在穆傑羅賽道經歷忙碌的兩次紅旗後,2020年托斯卡法拉利1000場大賽上收穫了他個人第九十個分站冠軍,他以4.8秒之差壓倒平治隊友保達斯奪標。


綜觀

2020年的托斯卡法拉利1000場大賽,既是一級方程式第一次在穆傑羅賽道舉行比賽,也是法拉利第一千場一級方程式比賽的慶祝活動。這是完美的配對。這條經典具有挑戰性的賽道可以追溯到過去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後期的賽事,而法拉利車隊則是一級方程式歷史的化身。

穆傑羅的高速彎道和S彎,非當前一級方程式賽曆上的任何賽道可比,並且被證明是對今年的賽車和車手的終極測試,這些車隊和車手當中有不止幾位成績不及格。

精疲力盡

咸美頓在穆傑羅的五十九圈之後,可能已經筋疲力盡了,但這付出的努力阻止力圖反搏的保達斯。這天似乎是保達斯獲勝的日子,但是兩度紅旗結果令保達斯落後,就像他在積分榜上的位置一樣。

出生於倫敦的泰國賽車手艾邦終於克服了一連串的欠運,贏得了自己的首個三甲完賽,他獲得第三名。咸美頓還為跑出比賽最快圈速贏得額外積分,將他在世界錦標賽上的領先保達斯的優勢拉開至五十五分。

兩次紅旗事件並非賽道的錯,但在穆傑羅有史以來首次舉行的一級方程式大賽,會由於雙紅旗而被人們銘記。

比賽首先在第九圈被暫停,發生了激烈的四車連環相撞事故。而第二次紅旗則由於史杜爾通過ARRABBIATA彎的第二個左彎時失控,賽車猛烈撞入輪胎牆,結果比賽又第二次暫停。

排位賽

人們期望穆傑羅賽道的斜坡上落差,以及有強大離心力的高速彎,將挑戰車手的圈速。由於沒有過去的比賽可以提供數據,穆格羅將是對車手和車隊一次完美的測試,且看哪個可以頂住一輛超快速和超高下壓力的賽車挑戰,在排位賽中位列榜首。

最後,平治毫不奇怪地鎖定了前排,咸美頓和保達斯的差距只有十分之一秒。

錯失良機

在第三階段排位賽的最後一次快圈,保達斯受到打滑的奧干帶出黃旗的阻礙。雖然咸美頓無法提升圈速,本來可以給保達斯一個機會,但是保達斯因黃旗不得不放慢腳步,因為亦錯失良機。

緊隨其後的是紅牛,韋斯塔本慢十分之三秒鎖定了第二排,韋斯塔本的隊友艾邦通常比他的隊友再慢了半秒。

如果說有驚喜,就是上週的冠軍加斯利在第一階段已被淘汰,陸克萊深入研究賽道,找到足夠快的速度將法拉利排在第一千場大賽起步的第三排。

2020年托斯卡大賽

當車手已束緊安全帶準備就緒的同時,韋斯塔本的紅牛工程師卻在緊急追查引擎的軟件問題。他們滿意地解決故障後,二十台賽車開始熱身圈。

熄燈起步時,咸美頓陷入僵局,陸克萊從第五名躍升至第三名,保達斯衝到了領先地位,但是不久之後,陸克萊的賽車在缺乏長程速度和有操縱缺陷,使他無法發揮技術,並且漸漸落後。

動力流失

與此同時,韋斯塔本的引擎錯誤滑入了慢駛模式,使他再次無能為力地被其他賽車越過。

在二號彎拉高侖從後面撞上韋斯塔本,他的紅牛賽車無助地飛進了礫石中。結果即時退賽,而上週蒙莎站的冠軍加斯利,也同時被拉高侖撞中,與韋斯塔本一同退賽。

在一段安全車時期之後,在第七圈重新開始比賽前,領先的保達斯控制了車群速度,以防止他在起步時擊敗的咸美頓利用尾流在一號彎反超。重新開賽的前列次序是保達斯,咸美頓,陸克萊,艾邦,史杜爾和列卡度。

但是,隨著保達斯接近起跑線準備重新開賽,一些落在後面的車手已經急不及待,一些賽車手認為比賽已經重新開始,可以恢復競賽速度。但他們錯了,保達斯甚至還沒有達到起跑線。結果,中間的賽車之間發生了另一系列碰撞。

連鎖反應

隨著祖雲拿斯撞向拉迪菲的背部,麥拿侖的山斯無處可去,也擊中了祖雲拿斯。哈斯車手麥路臣出人意料地被牽涉退出了比賽,結果四輛賽車都停在與維修區接壤的護牆邊。

跑了前八圈,當中只有三個彎能夠以比賽速度進行。

連續第二個星期天,大賽期間出現紅旗來清理賽道上的碎片,造成了二十六分鐘的延遲。

賽車恢復比賽后,平治兩台車選擇了中性胎,羅素和拉高侖亦然,其他所有車手都使用軟胎再起步。

第二次起步

在第十圈重新進行的靜止起跑中,咸美頓從一號彎的外線超越了保達斯。陸克萊排在第三位,比保達斯落後2.1秒,但艾邦落後於賽點的賽車和列卡度,跌至第七位。

至第二十圈,咸美頓以1.6秒的差距領先保達斯,陸克萊滑回到第六位。

到第四十二圈時,咸美頓仍在繼續輕鬆地領先於保達斯有七秒優勢,但在第四十六圈時,比賽又第二次被暫停了。

事緣在第四十三圈,史杜爾的賽點賽車排在第四,在通過ARRABBIATA彎的第二個左彎時左胎爆胎失控。史杜爾猛烈撞進輪胎壁,幸好並無受傷。此時保達斯進站,而咸美頓一直在外等到第四十五圈進站換上中性胎,但賽事在四十六圈又出現了紅旗。

第三度起步

比賽在二十三分鐘後恢復,於四十七圈開始了這一天的第三次起步。咸美頓再次保持領先地位,但保達斯落後於列卡度。保達斯在下一圈反擊超越列卡度。然而,他再沒有擊敗咸美頓的機會。

然後,艾邦在僅剩八圈時,於一號彎與列卡度搏鬥,這是他三十場比賽以來,首度嘗試獲得前三名的成績。

列卡度排在第四位,領先於佩雷斯,第六名是諾里斯的麥拿侖,其次是基阿特。

陸克萊和維度爾在僅有的十二位完賽手中排名第九和第十。得益於拉高侖因非法越過維修區入口,受到五秒鐘的處罰後,陸克萊結果升上第八名。

Previousl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