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强威力

2021年摩納哥大賽
Photos & Text | Richard Kelley
Translate | Thomas Lam
Edit | Henry Lau
Design | Answer Chui

冷靜而精準的韋斯塔本在蒙地卡羅賽道以巡航形式贏得了自己第一場摩納哥大賽勝利,並攀上2021年度一級方程式世界錦標賽的領先位置。


綜觀

韋斯塔本以強勢獲取了2021年摩納哥大賽的冠軍,在蒙地卡羅的賽道上幾乎一路領先下奪標。

這次勝利使他在職業生涯中首度領先一級方程式世界錦標賽積分榜。

同時,對手咸美頓在車群中陷入困境,因平治車隊的多次失誤而大發脾氣。

咸美頓是第一個入站的車手,卻因此輸掉了兩個位置,最終以第七名衝過終點。

韋斯塔本在法拉利車隊的山斯之前8.9秒越過了終點線,麥拿侖車隊的諾里斯全力抵禦佩雷斯後,將賽車以第三名衝線。

全力以赴

也許由於諾里斯得到麥拿侖的新多年合約所激發,他力爭了頒獎台上的最後一個位置,是職業生涯的第三次上台。

值得一提的是,陸克萊非常有體育精神地在終點祝賀山斯加盟法拉利後第一次登上領獎台。

保達斯有慘痛的一天。他的平治在唯一的進站時鎖死了右前輪螺絲,使他從第二名退賽。

韋斯塔本在周日的比賽前落後咸美頓十四分,但離開蒙地卡羅時卻已比七屆世界冠軍領先了四分。

排位賽

陸克萊在蒙地卡羅取得了令人驚嘆的頭位,儘管他在第三階段僅剩十六秒時撞車。

這位法拉利車手正排在圈速榜之首,當時他的法拉利以時速110英里的速度在游泳池彎的出口右輪碰到護欄,右前懸掛斷裂,令賽車撞上對面護牆。

排位賽因此中止而且不再重新啟動。

驚人的速度

陸克萊的第八個排頭位,是法拉利自2019年墨西哥大賽以來的第一個頭位,這個圈速震驚了韋斯塔本,後者原預計將為紅牛贏得主導。

對於法拉利車隊而言,最重要的一點是,當時車廠董事長John Elkann正在蒙地卡羅觀看比賽,陸克萊的快圈是對法拉利的及時鼓勵。這支意大利車隊在上個賽季經歷了四十年來最糟糕的戰績,但在今年的首階段的比賽中,表現出令人鼓舞的顯著改善跡象。

有人能擊敗陸克萊的圈速嗎?是的,幾乎可以肯定。韋斯塔本和保達斯都在撞車信號前穩步前進。特別是韋斯塔本在激活紅旗時,分段時間已比陸克萊快0.15秒。

2021年摩納哥大賽

過了一晚,法拉利在陸克萊於星期六排位賽的最後幾秒鐘的撞車後,決定不更換他賽車的波箱。

維修賽車的工作量很大,要更換右前輪組件,右後輪組件,前後製動系統的制動皮,制動泵,轉向齒輪條,右側通風翼片,鯊魚鰭式葉片,底板和新的尾翼組件。

這一決定確保了陸克萊不致有後退五位起步的處罰,但在陸克萊出車離開維修站後立即報告有問題,這個選擇適得其反。

當陸克萊從隧道中出來時,慢了車並在無線電中向車隊報告:波箱,各位……糟了,波箱有問題,伙計們。

他重返維修站,法拉利車隊證實左傳動軸故障,確認他無法出賽。

這樣的結果意味著保達斯在內線得到更有利的起步位置

完全控制

熄燈起跑時,保達斯首先發難,但輪胎空轉的韋斯塔本輕快地橫向賽道另一邊,將保達斯擋在後面。保達斯入一號彎時短暫鎖了胎,由於韋斯塔本在衝往一號彎的短跑距離中努力得到優勢,因此保達斯只保持第二名的位置。從那一刻開始,韋斯塔本完全控制了其餘的七十八圈。

在中間車群的後面,史杜爾試圖擠向髮夾彎的內線,越過奧干的Alpine,但奧干迅速反應關上了門。

到第三圈時,距離就開始明顯,這對咸美頓來說是個壞消息,咸美頓已經落後領先者韋斯塔本8.3秒。在摩納哥,咸美頓這次的戰鬥落在與加斯利和諾里斯對抗。

咸美頓掙扎

僅僅四圈之後,苦苦掙扎的咸美頓落後加斯利兩秒,而韋斯塔本創造了比賽最快圈速,將領先優勢擴大到1.5秒。

保達斯在第二十二圈時落後韋斯塔本3秒,山斯的法拉利則落後保達斯1.7秒。

為了提高咸美頓的速度,平治使他成為前列車手中第一個進站,在第二十九圈更換輪胎,他重新加入在加斯利後面(和進站前一樣),但現在加入了維度爾的阿士頓·馬田。咸美頓感到生氣,因為在兩到三圈之間,加斯利,維度爾和佩雷斯全都進站,並在出站時跑在他的前面。

輕鬆進站

這時,韋斯塔本於第三十五圈領先時進站,這是一個輕鬆的換胎過程。韋斯塔本出來在佩雷斯後面,不過這位隊友一直沒有停站。咸美頓還被車隊告知,一旦佩雷斯進站,出來便會威脅其位置。由於佩雷斯肯定在快跑,咸美頓對此消息感到驚訝。

咸美頓在無線電中向車隊說:伙計,我不明白,我節省了輪胎使其可以跑更長,但我們在所有人之前入站。

咸美頓的賽車工程師Peter Bonnington隨後不得不發出一個嚴峻的消息,佩雷斯在賽道上已經領先於他。Bonnington說:我們也輸給佩雷斯了,很抱歉。

驚人的時刻

平治的壞消息還沒有結束。

保達斯在第四十二圈時進站。在更換輪胎期間,他的W12賽車右前輪的輪圈螺絲母被卡住滑了牙。錄像回放顯示,當他們試圖取下車輪時,螺絲母金屬碎片飛散。保達斯當場退賽。

在七十八圈中的第六十三圈中,輕鬆的韋斯塔本領先已經增長到近七秒,單在那一圈就獲得比山斯多1.3秒優勢。

佩雷斯於諾里斯後面只有1.6秒,第六十七圈時,他追到處於DRS範圍之內,但到第七十二圈時,很明顯只有諾里斯出現失誤才能使佩雷斯爬頭。諾里斯加快跑了兩圈,可見佩雷斯的輪胎已經消耗盡了。

在最後階段,咸美頓第二次入站換上新胎,爭得了最快圈速獲得加分,他比韋斯塔本落後了近一圈。

維度爾在前進

進步迅速的維度爾和阿士頓·馬田獲得第五。這是他本賽季的首個積分,同時將阿士頓·馬田車隊的總積分上升到第五位,比AlphaTauri領先一分,比Alpine領先兩分。

加斯利在掙扎中的咸美頓之前排名第六,史杜爾在另一台阿士頓·馬田中排名第八。第九名的奧干為Alpine貢獻了多兩分,而祖雲拿斯則為愛快·羅密歐獲得了最後的積分。

Up next /
Previousl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