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飛砂風中轉
2021 年墨西哥大賽
translation | Thomas Lam
EDIT | Henry Lau
text | Richard Kelley

韋斯塔本將紅牛從拙劣的周六排位賽表現,轉變為週日在 2021 年墨西哥站比賽中擊敗咸美頓的勝利。


 

綜觀

在韋斯塔本最需要的時候,他從第三位起步做出了當今最佳的起跑。

跑了長長的直道後,韋斯塔本以超過時速300公里的速度在外線超越咸美頓和頭位起步的保達斯,然後在最後一秒踩下煞車,進入塵土飛揚的一號彎。

在那個彎角的出彎時,他已帶出了五個車位。這已經是在剩下的七十一圈中,平治車手與韋斯塔本最接近的距離。

墨西哥的驕傲

事實上,在僅僅剩下四個回合和最多一百零七分的情況下,咸美頓獲得第二名,在最後階段差點就招架不住紅牛的佩雷斯,他現在落後了十九分。佩雷斯獲得第三名,成為整個墨西哥的英雄,這是墨西哥車手第一次在墨西哥站比賽登上領獎台。

重點

位於海拔 2,238米高原的墨西哥城賽道,是一級方程式大賽中最高的賽道。

在這種稀薄空氣中,兩個賽車性能上的重點受到影響。首先,由於空氣密度只有相對於海平面約78%,賽車的渦輪增壓器在墨西哥必須比在其他任何地方更加努力地工作,以壓縮通過進氣口的空氣來產生動力。

其次,稀薄的空氣會影響賽車的空氣動力學,因為它會顯著降低底盤產生的阻力(下壓力)

稀薄的空氣

結果,在稀薄的空氣中,賽車即使採用了最高風阻的尾翼,只能產生與在蒙莎看到的扁平尾翼相等的下壓力。

同時,紅牛賽車的高前傾底盤設計使其自然產生比平治更大的下壓力。

排位賽

紅牛在週六的表現,在他們需要完美時卻顯得一團糟,儘管這不完全是他們的錯。在第一階段和第二階段表現強勁後,韋斯塔本的頭位似乎是理所當然的。

然而,由於韋斯塔本希望在第三階段跑快圈時,於直道上得到隊友佩雷斯的尾流之利,但卻看到角田裕毅駕駛的 AlphaTauri衝出賽道,高速跟隨而至的佩雷斯感到震驚,本能地跟隨其後閃避。

韋斯塔本以為馬上出現黃旗,於是鬆了油門減慢。可是裁判沒有顯示旗幟,但這以足夠令韋斯塔本的快圈毀掉。

保達斯擊敗咸美頓獲得頭位。 韋斯塔本和佩雷斯排在第二排。

2021 年墨西哥大賽

從第二位起步的咸美頓,發車反應時間可能比韋斯塔本還快千分之三秒,但頭位車手保達斯在賽車線上給了韋斯塔本很大空間。韋斯塔本抓住了機會。

一瞬間,左邊是韋斯塔本,中間是保達斯,右邊是咸美頓。到達第一個彎時,韋斯塔本到最後一毫秒才煞車。他把他的紅牛跑進了這個右彎的頂點,然後在緊緊地抓住了出彎處。他獲得的獎勵是有五輛車的長度領先。

保達斯的噩夢

咸美頓排在第二位,保達斯的噩夢開始繼續,列卡度在進入一彎猛踩煞車,鎖死車輪並撞到保達斯的後方,令保達斯打滑了一轉。

在後面,角田裕毅和米克舒麥加在他們試圖避開保達斯時被奧干撞上。在安全車出動帶領四圈期間,保達斯和列卡度都進站修理。

韋斯塔本在重新開始時將他的紅牛從體育場館部分加速轟出,駛過起跑線時已領先咸美頓接近一秒。

“他很快!”

到第七圈,咸美頓在無線電上向車隊說:他很快。

他聽起來有點上氣不接下氣。咸美頓現在落後2.7秒。

到第十五圈,韋斯塔本的優勢更翻了一番,達到五秒。

咸美頓說:他們比對我們來說顯然太快了。佩雷斯現在開始靠近他的賽車後方。

第一流

從第二十一圈開始,韋斯塔本的速度是一流的。

咸美頓在這裡似乎是與佩雷斯比賽,而不是他的總冠軍競爭對手。不過,比賽還有五十圈,很多事情都可以迅速改變。

咸美頓在第三十圈和韋斯塔本距離十秒時進站更換上硬胎,三圈後韋斯塔本也跟上入站。

當佩雷斯在第四十圈進站時,韋斯塔本重新取得領先,他恢復對咸美頓的十秒優勢。

讓我知道他們在哪裡更快,韋斯塔本在哪裡更快,絕望的咸美頓說。

從出十一號彎和十三號彎的出彎。咸美頓的賽車工程師 Peter Bonnington 回答道。

沒有回應

但是咸美頓沒有對韋斯塔本作出回應,因為佩雷斯的紅牛已經出現在他的平治賽車望後鏡上了。

從第四十一圈開始,佩雷斯進站並重新回到第三位。韋斯塔本再度取得領先,與咸美頓的差距為九秒半。

距離比賽結束還有二十二圈時,平治的製造商錦標賽的領先優勢已經被紅牛追上。因為佩雷斯和咸美頓都在乾淨的空氣中奔跑,但前者看起來更快,輪胎更新。除了爭取最快圈速之外,保達斯幾乎沒有機會獲得有意義的積分,這樣紅牛就可以獲得相當大的優勢。

咆哮

在第六十一圈,佩雷斯僅落後咸美頓半秒,十四萬現場觀眾強大的吶喊聲,在所有十七個彎道中一圈又一圈咆哮著他們的英雄。

在最後一圈,佩雷斯被告知要耗盡電池電量。他在第二條直道上獲得了 DRS,但追得還不夠接近。當他們進入複合彎時,咸美頓變得有點不安。佩雷斯想在咸美頓的內線攻擊,但沒有足夠的空間,並且他知道這不值得冒碰撞的危險而失去三甲位置。

咸美頓鼓起勇氣在衝過終點獲得亞軍,落後韋斯塔本16.5秒,佩雷斯僅落後一秒,排在第三位。

加斯利為AlphaTauri獲得第四名,領先於法拉利的山斯和陸克萊。維度爾將阿士頓馬田帶回家,排在第七位,其次是拉高倫的愛快羅密歐和艾朗素的Alpine。諾里斯為麥拿侖取得最後一分,保達斯僅能以第十五位完賽。

Previousl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