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連冠
2022年荷蘭大賽
text | Richard Kelley
edit | Henry Lau
translation | Thomas Lam

韋斯塔本奪得2022年荷蘭大賽冠軍,這是他職業生涯中的首度連續勝出四場比賽。


 

綜觀

韋斯塔本在荷蘭站的ZANDVOORT賽道上主場獲勝後,又向他的第二個世界冠軍邁出了實質性的一步。韋斯塔本在2022年的賽季中獲得第十場勝利,讓熱情的主場觀眾為之狂喜,而且也讓他領先隊友佩雷斯和陸克萊109分。

當比賽還剩十二圈時,韋斯塔本利用在安全車期間進站安裝的較新輪胎,超越了因輪胎磨損而苦苦掙扎的賽事領先者咸美頓。

賭博

平治搏弈這位七屆世界冠軍可以在終點時領先於韋斯塔本,但咸美頓的輪胎磨損令他無計可施。

比賽重新開始時,韋斯塔本立即超越了他的去年爭奪總冠軍的對手,然後直奔遠方。緊隨其後的是咸美頓的隊友羅素和法拉利的陸克萊。咸美頓在比賽結束時跌至第四名,成為比賽中難以預計的事故的受害者。

佩雷斯(紅牛)排名第五,後面有艾朗素(ALPINE)和諾里斯(麥拿侖)。山斯為法拉利車隊得第八,緊隨其後的是奧干 (ALPINE),史杜爾 (阿士頓馬田) 獲得最後一分。

使命達成

儘管如此,韋斯塔本和紅牛在星期六完成目標,以0.02秒的優勢擊敗陸克萊贏得排頭位。陸克萊設法將個人最好的分段成績串聯起來,以1分12.345秒的圈速進入第一排,僅領先山斯0.004秒。

在山斯的身後,紅牛隊友佩雷斯在排位賽的最後一輪失手打滑。引發的黃旗也阻止了一些車手做快圈提升了他們的排位,尤其是咸美頓。

排位賽

ZANDVOORT賽道是一級方程式賽曆中較短的賽道之一。由於具有挑戰性的鑊型傾斜彎道和起伏的較短直道,賽車需要承載巨大的下壓力負載,從而降低了直線速度。

這樣的賽道條件更適合本賽季多變的平治和法拉利賽車,因此紅牛需要為RB18爭取更多抓地力以得到更快的直線速度。

紅牛在首個練習環節中似乎步履蹣跚,因為韋斯塔本在第一次練習賽開始十分鐘就停在了賽道上。片刻後通過車隊無線電透露這是賽車波箱出現問題。

2022年荷蘭大賽

韋斯塔本、陸克萊、佩雷斯、山斯、角田裕毅和史杜爾使用軟胎起步,而咸美頓、羅素、諾里斯和米克舒麥加則裝配了中性胎。

倍耐力推薦最快的是兩停策略,可選用軟-中-中或中-軟-中的組合。但在像ZANDVOORT這樣難以超車的賽道上,賽道位置至關重要,這可能會誘使車手嘗試一停。

起跑時,韋斯塔本保持領先,但山斯和咸美頓之間發生了接觸,咸美頓成功保住了第四名。

輕風飄雨

陸克萊未幾已經落後韋斯塔本1.208秒,因為在第五圈開始下起霧雨。米克舒麥加在輸給奧干和史杜爾之後跌至第十位,仍領先角田裕毅。

到第十四圈,韋斯塔本以舒適的領先優勢迅速帶開,陸克萊現在落後了兩秒。下一圈,隨著山斯進站,咸美頓升上第三,羅素也進至第四。

然而山斯在車隊沒有準備好後輪胎的情況下到達維修站。更糟糕的是,佩雷斯直接在山斯身後進站並搶先出站,期間輾過了法拉利技師的輪胎槍,山斯重新加入跌落第十一位。

咸美頓領先

陸克萊在第十八圈進站,咸美頓再升上第二位。然後韋斯塔本亦進站,咸美頓變成領先。韋斯塔本排在第三,位居咸美頓和羅素之後,兩台平治搭載的中性胎可以讓他們跑較長的路程。

在第二十一圈,韋斯塔本從第三位開始創造了另一個最快圈速,他努力追近羅素和咸美頓。兩台平治是賽道上最後仍未進站的賽車,這是本賽季他們首度以前兩名領先比賽。他們是否正在嘗試一停還有待觀察。

韋斯塔本在第二十八圈接近一號彎時,將羅素逼在內線,同時完成了一次強硬的外線超車。現在排在第二位的韋斯塔本,下一個目標是咸美頓,他僅領先2.287秒。

一圈策略?

在韋斯塔本進一步接近之前,咸美頓在第二十九圈進站,換上了一套新的硬胎。他會嘗試一停後直跑到最後嗎?

到第三十三圈,韋斯塔本知道他無法跟上咸美頓的步伐。此外,咸美頓和隊友羅素現在分別在第四和第五位,跑出了最快圈速。

陸克萊在第三十七圈以落後8.34秒的成績排在第二位,而咸美頓和羅素則更接近了。

在第四十四圈,山斯進站時,韋斯塔本保持領先,陸克萊在11.229秒之後。突然間,角田裕毅放慢了速度,觸發了一面黃旗。

輪胎沒裝好!

“輪胎沒裝好!”角田裕毅通過無線電說。AlphaTauri車隊和角田裕毅之間發生了一系列令人困惑的溝通,然後角田駛進維修站。

他終於在第四十七圈退出,但情況仍然令人費解。角田裕毅仍堅稱自己遇到了麻煩,他被指示將賽車離開賽道停在草地上。結果在第四十八圈觸發了虛擬安全車,徹底改變了比賽的面貌。

韋斯塔本立即進站換硬胎,因為他認為這將是他的最後一停。咸美頓在下一圈也入站,羅素亦一樣,他們都承認(根據規則)無法在VSC狀態下獲得任何領先優勢。

時間剛剛好

這對韋斯塔本來說意味著完美的時機,因為他保住了領先優勢。然而,使用中性胎的咸美頓可能會比韋斯塔本的硬胎更快。

VSC在第五十圈結束,韋斯塔本再次領先。現在輪到咸美頓追趕韋斯塔本了。

第五十五圈,排名第二的咸美頓創造了新的最快圈速,落後韋斯塔本11.13秒。就在那一刻,保達斯在大直道上停了下來,再度觸發了一面黃旗。

韋斯塔本又再進入維修區,改換了軟胎。咸美頓繼續跑比賽以取得領先。就在安全車期間,羅素衝進平治的維修站換上軟胎。這一決定讓他把位置讓給韋斯塔本,但這意味著他領先於陸克萊,後者也完成停站更換軟胎。

咸美頓的輪胎

隨著比賽重新開始,咸美頓是前方唯一沒有換新胎的車手。

安全車結束的那一刻,韋斯塔本上前與咸美頓交戰。得益於在第六十圈通過十四號彎的尾流牽引力,韋斯塔本加速,然後與咸美頓並排前進,雙方在賽道爭先,結果韋斯塔本從咸美頓後方滑出得到領先。

看到咸美頓在第六十四圈的掙扎,羅素也在終點直路上試圖對抗他的隊友。雙方幾乎撞車,羅素略退避免意外,然後終於超越咸美頓獲得第二名。

陸克萊獲得第三

到第六十五圈,陸克萊將差距縮小到半秒,在咸美頓後方搶奪第三。就在他們完成最後一個轉彎時,陸克萊開始了他的超車並佔據了最後的領獎台位置。

在前面,韋斯塔本將他對羅素的領先優勢擴大到三秒,陸克萊現在排名第三,落後他一秒。在較後的車群中,史杜爾將加斯利逼開取得了第十位。

可悲的是,完成比賽後,山斯因車隊在進站時不安全放出賽車而被罰加五秒,這讓他跌落第八位失去了一些積分。

Up next /
Previously /